股票配资平台下载

广誉远被立案背后:亿元应收账款成谜

发布日期:2024-03-01 10:55    点击次数:123

K图 600771_0

  岁末年关至,“老字号”广誉远(600771.SH)的日子并不太平。

  2023年12月28日,广誉远公告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的消息。据披露,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。2024年1月5日,广誉远在投资者互动平台透露,公司被立案调查事件还在进行中,尚无结论。

  翻阅投资者提出的问题,焦点无疑落在广誉远被立案调查的具体起因上,但公司对此保持缄默,表示“目前无任何应披露而未披露的相关信息”。在此番证监会介入以前,广誉远就因业绩大幅下滑、赊销率远高同行业水平、销售费用持续攀升等问题多次遭到监管问询。

  外界试图从广誉远此前公开的问询记录寻找其被立案调查的端倪,一个神秘的主体浮出水面。

  据广誉远披露,公司和湖南凯信医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湖南凯信”)在2019年以前就有业务往来,且后者在2020年及2022年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,也是当期广誉远应收账款第一大欠款方。其间,广誉远同时向湖南凯信支付市场推广费,但两个主体之间并不存在市场营销推广方面的实质经销业务,广誉远也否认湖南凯信为关联方。

  工商信息显示,湖南凯信成立于2018年3月,实际控制人为徐经顺,此人近年多次以广誉远相关人士的身份对外公开活动。近日,在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调查过程中,广誉远直属湖南区域业务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徐经顺从2018年开始不再是广誉远员工,按其说法,徐经顺现为广誉远经销商,“不在广誉远领工资”。记者拨打徐经顺本人手机,当问起其是否为宣称的“广誉远湖南省省总徐经顺”时,对方回答“是的”,再问及其是否与广誉远遭证监会立案调查有关时,其表示“不知情,正在开会”后随即挂断电话。

  针对上述相关问题,记者同步致函广誉远方面,截至发稿未获回复。

  第一大客户长期欠款

  应收账款“规模巨大”,监管机构曾在问询中如此形容广誉远。

  年报显示,2019—2022年,广誉远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分别为118.73%、140.59%、144.17%、90.11%,赊销率远高于同行业水平。2020—2022年,广誉远账龄在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期末账面余额为5.84亿元,账龄在2年以上的为1.52亿元,但仅有371.45万元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,占比0.35%;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487.47天、588.14天、385.07天,均超过1年。

  2019—2022年,湖南凯信连续4年为广誉远期末应收账款第一大欠款方,各期末欠款余额分别为1.22亿元、1.49亿元、1.23亿元、1.06亿元。截至2022年年末,湖南凯信账龄2年以上的欠款为5794.77万元。2023年1—3月,广誉远收到湖南凯信回款210.8万元。

  湖南凯信的欠款长期居高不下,广誉远对此给出的说辞是:“湖南凯信可迅速覆盖湖南省内医药商业和中大型连锁渠道,并对第三终端市场拥有较高的覆盖率和较强的配送能力。为深耕湖南市场,公司借助其建立的销售渠道,一方面实现在湖南省内医药商业和连锁药店的快速覆盖,另一方面积极开发第三终端资源,使得其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番解释早在广誉远2019年年报问询答复中就已出现,且据广誉远披露,湖南凯信并非公司当年新增客户。也就是说,自湖南凯信成立的2018年,广誉远就开始与其合作。

  记者翻阅年报获悉,广誉远仅在2019年及2020年披露湖南省的销售业绩,其他年度均没有提供,这两年,广誉远在湖南通过协作经销模式(将产品采取买断经销方式销售给医药商业批发企业,并协助批发企业开发维护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等终端客户)获取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.13亿元、9238.28万元,分别占当期收入的9.3%、8.33%,但都少于广誉远当年对湖南凯信的应收账款。

  湖南凯信究竟有何来头?

  工商信息显示,湖南凯信最早由徐经顺、潘力、黄雪琴、钟志坚等4名自然人投资设立,其间经过股权变更,现由徐经顺持股75%,潘力持股25%。徐经顺同时对湖南誉健医媒融合健康管理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湖南誉健”)100%持股。

  值得玩味的是,湖南誉健此前曾申请注册“经顺定坤”“定坤经顺”等多个商标,可见是采用徐经顺的名字与广誉远核心产品定坤丹组合而成,但这些商标状态目前都显示无效。

  徐经顺与广誉远的联结不止于此。工商信息显示,2018年7月—2020年6月,徐经顺、黄雪琴和广誉远旗下公司——北京广誉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广誉远投资”)共同持有湖南广誉远国医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广誉远湖南国医馆”),持股比例分别为60%、30%、10%。此后,徐经顺受让广誉远投资所持的10%股权。2022年1月,徐经顺退出广誉远湖南国医馆,该公司交由其他人经营。

  截至目前,广誉远官网披露17家已开业国医馆的所在位置,没有一家位于湖南省。

  就徐经顺个人来说,其近年来以“广誉远湖南分公司董事长”“广誉远湖南平台创始人”“山西广誉远国药有限公司(广誉远持股约96%的子公司)湖南省省总”等名号活动,外界直观认为其是广誉远员工,但广誉远否认由徐经顺控制的湖南凯信为公司关联方。

  记者从账号主体为广誉远的“广誉远人”微信公众号获悉,徐经顺曾经在广誉远2017年第三季度经济工作会议上获奖,彼时其为“省总销售完成率第二名”“省总回款完成率第二名”。

 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

  “前员工”徐经顺成立新公司开始“单干”即成为老东家第一大客户,广誉远在历年年报中却对其只字未提。直至监管问询,外界才注意到湖南凯信留下大量欠款之余,广誉远还向其支付多笔市场推广费用。

  问询答复函显示,2021年,广誉远产生销售费用约7.8亿元,其中市场推广费及广告费占比82.65%。湖南凯信是公司当年市场推广费及广告费的第二大支付对象,金额为3776.95万元。

  在前十大支付对象中,湖南凯信的身份特殊,其是唯一的经销商,性质也是别具一格的“外部合伙人”。

  2022年,广誉远销售费用约8.54亿元,其中市场推广费占比80.13%,湖南凯信成为公司销售费用第一大支付对象,金额为1128.07万元。

  广誉远表示,公司所列示的2021年及2022年前十大支付对象中,市场推广费性质的费用支付对象均为合伙人业务。根据合伙协议,公司支付给合伙人公司的市场推广费用,用于其开拓新市场及所负责区域的推广业务。在此,湖南凯信的“特殊之处”再一次体现。广誉远称,公司在市场营销推广方面与湖南凯信不存在实质经销业务,后者只是替公司合伙人代收市场推广费。这名“公司合伙人”是否即为徐经顺?广誉远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。

  事实上,近年广誉远销售费用持续攀升。2020—2022年,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5.84亿元、7.82亿元、8.54亿元,与公司业绩变动方向不一致,其中,2020年、2021年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分别为52.45%、91.57%。问询函指出,广誉远2022年的销售费用达到历史最高,全年销售费用率为85.83%,远高于中药行业平均水平,而公司销售人员人数同比未有较大变化。

  但在广誉远看来,销售费用是核算销售环节发生的各项费用,各企业一般会结合自身经营特点、销售模式等确定具体的核算内容,因此没有完全可比性。2022年,“公司大力开展终端推广活动,合理地产生了销售费用”,不存在变相利益输送情况。

  大量应收账款未能及时回收叠加销售费用畸高,增加了广誉远的经营风险。更为直观的是,2018年业绩承诺期一过,公司业绩迅速变脸。2019—2022年,广誉远营收分别为12.17亿元、11.09亿元、8.54亿元、9.95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1.3亿元(同比下降65.23%)、3200.3万元(同比下降75.4%)、-3.16亿元、-3.99亿元。

  2023年前三季度,广誉远营收约9.38亿元,同比增长14.19%,净利润约2448.7万元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,广誉远持有货币资金约2.28亿元,存货周转天数上升至455.16天,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211.65天,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占比为-1986.89%。







Powered by 股票配资平台下载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